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30天
选择浏览方式:

宋尾小说《大湖》印象

昨天 12:17阅读 2007文学
         关于宋尾,或者说知道他,是出于当初的好奇。玩论坛,从15年在大天门玩起,浮出头的作家们,从个人挑剔的眼光看,很少很少。有时一想,又很释然,以为,真正的作家,大约是不会浪费时间玩论坛的。论坛的小说散文诗歌,大约百分之九十几都是业余的罢。其实,关于论坛小说与专业小说的比较,个人觉得,还是专业的要厉害些。论坛因为在发表上没要求,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因此,水平也就参差不齐,总体水平呢?差专业小说家们的小说不止两个层次。当然,有一个小说论坛黑兰小说,那个水平是最高的,从技术上是地球上最牛X的,不过其思想内涵上要弱很多。所谓专业,我的理解是以文字工作为职业和饭碗。换句话说,玩论坛的,大多是业余小说爱好者,他们一般没有经过规范化的体系化的教育与培训。这是个人的狭隘理解。

          正是因为好奇,或者说,我的确太想知道,天门到底有没有真正热爱小说的人,真正追求小说的人。在这种想法驱使下,忽然就搜到了宋尾。他本来是个诗人,一直在重庆报界做编辑之类。写诗,诗而优则小说。诗而优则小说, 是我自己的话,也是对中国文坛的一种现象级的总结。因为我发现,诗写得好的,绝大多数最后都走到了小说这条路上。为什么最后他们会“流”入小说行当?我的理解是,诗,以前是文学的皇冠,但现在这个时代,小说这种文体,才是文学的“大哥”"一哥",才是文学的“王者”。概括的说,这个时代,是小说为王的时代。其他文体,散文杂文诗歌,都是不够分量或重量的。

        宋尾的转型,或者说,关注宋尾的小说,读他的小说,起初,真的不以为然,或者说,从一个食客与看客的角度,宋尾学写小说,并不够优秀,他的作品,很轻易就被好小说们吞没或淹没。他最初的小说,或者说他走的小说这条路,选的并不是小说的主流现实主义,而是魔幻与玄幻。这是小说的另类与异类。这种小说,好写,又不好写。好写,是谁都可以胡编;不好写,是你写不好,就会被淘汰。因为好的魔幻小说家你比如莫言与加西亚马尔克斯们,太厉害了太光芒四射了。当然,话说回来,现实主义小说更是星河绚烂。我这么说,这么矛盾地说,意思是,魔幻毕竟是后来者,相对于现实来讲,是稀有物种。打个比喻,现实主义好比象棋中的当头炮对屏风马布局,堂堂正正;魔幻则是反宫马或过宫炮这种偏冷型布局。话说回来,以正合,以奇胜。魔幻,可能就是“奇”。你写好了,更容易“胜”出些。

         我要谈的,是《人民文学》2019年第二期发表的天门人宋尾的短篇《大湖》。我很认真地看完了。当时的感觉,是份量很重,厚重,这个水平,与他之前的小说,层次提高了一大截。换句话讲,无论是故事性与思想性,都佳。

           这并不是说,因为他发表的刊物是《人民文学》,我才这样盛赞。《人民文学》、《小说选刊》、《收获》之类,我经常看,里面也有质量不好的出现。你比如《人民文学》选文,更注重主题,更偏爱现实主义风格,魔幻与现代或后现代,几乎绝迹,还有一个,喜欢歌功颂德的温暖主题,不喜欢技术技巧性强的作品,更喜欢朴素朴实的叙事。所以,里面的小说,很多是不好读的,读起来乏味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更喜欢《长江文艺》、《花城》这类,他们更青睐技术性或者叙事技巧类的小说。

          回到《大湖》,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其实这个小说也是有技巧的,后面再说。讲的是在“渔薪湖”这么一个地方,儿时对大湖的印象,成年后完全消失。儿时因为父母离异,有一次去湖边玩水掉进去,被对岸渔民救起,跟着他们“夜渔”,杀了一条“大鱼”。但后来,大家都说,根本就没这回事。这里面又串起了父亲的命运和祖父的命运。或者说,祖父的死,与父亲的逃离、怨恨故乡背后的故事。这么一个悬念。小说后来才交待,祖父的死,是祖母因矛盾砍杀的,砍杀之后给队长说了好话,伪装成溺死。而所谓的父亲当年去湖里玩水,祖父去湖里寻找父亲并救他,因而被洪水淹死或闪电劈死的种种传言,其实是最大的谎言,父亲背负的,是不孝这顶帽子。当然,这里面也写到了环境。写到了市场化进程中的化工厂的环境污染,而导致了大湖的消失。所以,从主题思想上讲,这篇小说是非常丰富且厚重的。那么,从这个角度讲,宋尾无疑已经成功。大湖的隐喻与象征,本体与喻体之间的这种虚实描写,都足够丰满细腻,结合得非常精妙。我曾经说过,我所看到过的好短篇,大多是从标题来看就具有隐喻象征性的。因为短篇囿于篇幅,不能太过于细腻或细枝旁节,而采用隐喻与象征,就会使得小说的艺术性更强大。当然,这不是说要忽略故事性。

        称赞了宋尾的《大湖》,接下来当然没什么好话了。

        个人以为,《大湖》有模仿的嫌疑。你比如,模仿了张楚的《人人都有一口漂亮的牙齿》。从结构上讲,从叙事套路上讲,完全是模仿。张楚的《人人都有一口漂亮的牙齿》,写得相当俏皮或者说牛X,也是我个人第一次发现这么写的,是什么呢,就是几个朋友聚会喝酒,大家喝多,各讲一个故事,故事本身可能没有衔接性,但故事的内容所表现的主题是有联系的,或者说,像谜语一样,是互为诠释的。那么,从写法上,宋尾的这篇小说,完全就是张楚的这个套路。当然,我们说到这种写法,鼻祖可能 是南美的博尔赫斯,他就是喜欢故事中套故事,比如著名的《刀疤》、《小径分岔的花园》。说得严重点,你也可以说宋尾在抄袭张楚。我记得大天门论坛以前举办过小说赛,曾经谈到过抄袭金庸还是谁的武侠小说的事,当时还发生过争执,很不欢快。

         但是,这话怎么讲呢?我觉得,还是得宽容点。因为现在的文字,很难创新,说句实话,你只要有足够名气,你写出了一种新文体,那你就可能成为开山祖师了,你比如卡夫卡,比如乔伊斯,比如马尔克斯,这都是小说流派与新风格的开创者,所谓的现代主义后现代新写实魔幻现实超现实等等。我们的写作,都是在模仿中成长起来的,你写字,写书法,有多少人不是师从颜王柳欧赵孟頫他们?你写得再好也逃不出他们的影子。小说可能不能这么和书法比较,但道理是一个样。小说,你看多了,看得足够多了,就能看出,哦,这篇是模仿谁谁的。这就是经验。宋尾的这篇小说,其实,还可以看出莫言的短篇《夜渔》的影子,《夜渔》也是写捕鱼,写捕鱼的详细经过,捉螃蟹,后来遇到一位美女,后来又魔幻般消失。你还可以说,宋尾的《大湖》,有模仿电影《大鱼》的嫌疑。《大鱼》是个非常好看的有思想艺术性的电影,它也写到了童年父亲对自己的影响,写那条大鱼和湖。具体的就不说了。

          我们说,你可以说宋尾有模仿,甚至是抄袭,但是,宋尾一定是下了苦功的,决不是简单的模仿与抄袭,他是有自己丰厚的生活积淀的基础的。他写到的故乡渔薪的这个“渔薪湖”很可能是他的虚构,就像福克纳虚构帕什么镇一样。他也写到了汉江,写到了江汉平原。这些,都是我们非常熟悉和亲切的故乡风貌。写得很真实。而且,也写到了他工作的职业和重庆。这是真实的。我们说,小说这行当,是骗人的,但是,你也不能完全骗人,你得半真半假,虚虚实实。我认为宋尾做到了这一点,他已然获得了写作短篇小说的密码。我们要真心祝贺他。这里没谈他的语言,因为他的语言从炼字造句上讲,已经明显过关。

          好,就说到这里。
回复2
原创纪事青蛙父亲:条碾子从肩头滑落将好好的一条腿砸成了三接头

原创纪事: “青蛙”父亲

    小波的父亲年轻时力气很大,只要有人挑逗他都会跳起来奉陪。那时候抵木杠夹粮包转场子,父亲从来没有输过人。时间一长,小波的父亲就忘乎所以了,以至于与人打赌扛起了条碾子。条碾子从肩头滑落,将好好的一条腿砸成了“三接头”。
    从此,小波的父亲成了跛子。一担水挑到屋里都要泼一半,泼的祖母直流眼泪:儿啊,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啊?不久,祖母就忧郁而去。这时候,村里正实行联产承包,小波的父亲无法接田种,眼看着日子没法过了。有一天晚上,小波的父亲屋里聚了一满屋人,都在帮小波的父亲想出路。有人提议小波的父亲可以开剃头店子。小波的父亲苦笑起来,只会剃“青蛙”(即光头)的手艺还能开店子?大家说,什么事情不是大家抬的?“青蛙”也得有人 剃呀。小波的父亲千分激动万分感谢的在村口泥了个芦苇棚,当起了三分钱一个“青蛙”头的剃头匠。
    小波的父亲让大家照顾着,不仅没断生活,还积攒了钱娶了小波母亲,结束了挑水泼路的历史。结婚那天,小波的父亲哭了,他哭祖母死早了。
    小波的父亲和母亲一同在野外割柴。母亲踩着了一条土公蛇。土公蛇毫不留情地还击了一口。小波的父亲背着痛苦不已的母亲拼命朝医院跑。跑了一程,母亲说,到医院不痛死也得颠死。看着母亲痛苦的样子,小波的父亲像狼一样仰天嚎叫起来:就这样看着你死吗?
    嚎叫声惊动了村里人。正是这些“青蛙”乡亲们,用门板抬着母亲,一路轮换着奔跑到医院,母亲才捡了条性命。当时,医院里的医生非常纳闷:怎么都是些“青蛙”?
    此后,有了小波。小波会喊“爹”时,小波的父亲便领着他给昔日的“青蛙”们一人磕了一个响头,喊了一声“爹”。直到现在小波还清楚地记得这些事情,它对小波后来的成长起了很大的作用。当小波也成为父亲时,就时刻在想着应该给后代留些什么。
回复2

开读川端康成

昨天 10:22阅读 2230文学
          假期过完了。市区街道及景点人山人海,机场高速车流缓慢,各快速路、内环及环城高速也堵。新闻报道与自己亲眼所见一致。这种小长假,去哪哪都挤,所谓看景,看的其实是人。这不是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也想出去别的地儿玩玩,但出去玩,你得规划好,提前预约票和酒店。我没规划。如果我是单身汉,我可以一人到处去旅游,这没问题。这也就成了问题。

          孩子病了,咳嗽。五一那天,去医院,早上八点多到的,因为没有提前预约,只能排队,但八点多,就没号了,换句话说,上下午的号都被人预订了,只能挂急诊。急诊费翻倍不是问题。问题是,急诊时间只能在中午十二点到两点半。问题更严重的是,好不容易等到十二点,去到诊室,说,你还得排队,你得到前台交病历,前台再重新编号,这下就懵了,前台导医给的号是27号。只能再等,一直等到三点多才到我们。看完病拿完药,五一这一天就完了。好在,我也没那么傻等。早上拿完号,就带了孩子去荔湾儿童公园。广州儿童公园很多,我看看,黄埔、萝岗、越秀、海珠、市儿童公园,都去过了,荔湾儿童公园是第一次来。虽然规模很小,但还是很有自己特色的。沙地上建有游廊桥,夏天太阳时桥下就可遮荫,这是其他儿童公园所没有的,而且,游廊上有不少遮阳伞,大人可以坐下休息,可以居高临下俯视孩子们在沙坑沟里玩耍。中午利用等待看病时间,带孩子去了附近北京路逛街吃美食。

        孩子病了,就在家休息,稍好点,带其去图书馆。我谓之陪读。自己也看看书,借借书。就到了日本书架。但是有点遗憾,那些著名的日本作家的著名小说,并不多,查了一下手机图书馆信息,很多不是被借走借完,就是到了别的分馆去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本《川端康成小说集》,书很旧了,泛黄,里面有读者阅读时有油笔或别的笔划下的重点线,还有一些加注、短评论。当然,也有别的小说家的小说,比如芥川龙之介的,但我对芥川,有点敬而远之,我读过芥川,但是介川的小说说实话,没那么好,我不喜欢他那种玄幻的风格。他的小说离现实过远。总是有一些哲理啊什么的在里面,我不太喜欢。还有别的一些小说家的,东野圭吾、渡边淳一之类,太通俗,不喜欢。太宰治,很厉害,但感觉上没川端和春上春树好。春上春树的小说最想借的,是《挪威的森林》,也是没有,被人借走了。春上村树的别的小说,什么《海边的卡夫卡》之类,飜了一下,并不喜欢。或者说,春上春树的小说我曾经看过一点,他的那种叙事我不喜欢,完全是剧情化的。我喜欢的是带有一点文艺范的那种,特别是语言有味道的那种,而不单单是故事情节。

        看了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女》一小节,立即被吸引。我说过,我读名家小说,开始的感觉很重要。就好比谈恋爱,我喜欢一见钟情,莫名的喜欢那种。川端的叙述,非常优雅,有诗意。这是我喜欢的。是为开读。
回复2


    勘   探   队   的   故   事(一)

    

    文/ 天门山


    从学生到学徒


    初中毕业后,我被录取到江汉石油学校,由于文化大革命以及油田初建,学校一直处于瘫痪状态。1968年5月,由于武斗,学生作鸟兽散。后接到学校来信,才知道离校后学校被当地造反派组织占领,何时到校,等候通知。
    8月底,学校通知返校,返校后不是和原来一样只有吃饭和睡觉两件事,也不是“复课闹革命”,而是宣布油田不具备办学条件,学生全部转为学徒工。我们的两年青春付之东流,中专梦就此破灭。不过,每当听到广播里播放的《我为祖国献石油》那雄壮豪迈的旋律和“锦绣河山美如画,祖国建设跨骏马,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的歌词,总是让我们热血沸腾,我们像战士渴望上战场一样,总想早日参加工作,当一名光荣的石油工人,而且我们也的确厌倦了那种整天无所事事虚度年华的日子。
    我们潜江分校15个同学分配到地质调查指挥部,指挥部用一辆解放牌卡车把我们从潜江周矶拉到指挥部所在地----沙洋高桥。劳资科将我和另一个同学分到某地震队,安排住进干打垒的招待所,随时准备自己单位来车接走。两天后,队上的材料员到指挥部领材料,顺便把我们两个学徒工和两个新来的大学生带到队上。
    汽车在蜿蜒的公路上奔驰,两旁高大的白杨树向后倒去,轮胎卷起的风沙吹到脸上,但丝毫不影响我们对新生活的向往和热烈地交谈。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颠簸,下午四点多,我们到了松滋县沙道观中学,指导员把我和北京来的一个大学生分到钻井二班。班长将我们领到二班住的教室里,安排好放行军床的位置,并向其他同事介绍说,我们班又分来了两个“老九”(“文革”中对知识分子的称呼)。由于刚收工回来,有的人在擦身子,有的人在洗衣服,大家只是抬头看了我们一下,又忙各自的去了,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热烈欢迎的场面,让人不免有几分失落。
    第二天,我身穿蓝色的劳动布工作服,脚蹬翻毛厚底的大头皮鞋,头戴藤条编织的安全帽,手套一双帆布白手套,提着一个装着饭碗和水壶的网兜,一幅石油工人的样子,只可惜个子小了一点。早餐后出工,将钻具搬到车上,上车后,钻具放在车厢中间,人分两边扶着车厢板站着。一出驻地大门,大家就唱起了样板戏选段和革命歌曲。一个人起头唱“临行喝妈”,大家就接着齐唱“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一段刚唱完,另一个起头“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大家又一起唱“没有大事不登门…..”,除了样板戏选段,还唱 “毛主席的光辉”、“翻身农奴把歌唱”等革命歌曲,一直唱到汽车停下来准备卸车为止。
    到达工地,找好井位,就要立井架了。井架是将三根长4米,直径20厘米左右的杉木并在一起,一头穿进粗大的穿心螺丝,穿心螺丝上挂着一个U形铁环,铁环上挂着滑轮,滑轮上的钢丝绳一头连着绞车,一头吊着水龙头,然后大家一起用力把杉木柱子呈三角形立起来就成了井架。在井架上装上绞车,水龙头下面接上钻杆,钻杆下面连着钻头,水泵开始出水,就可以开钻了。
    打井时,两人面对面站着,将24吋的管子钳呈一字型卡在钻杆上,左手推右手拉,互相传递管钳,用力旋转钻杆往下钻进,一人转动绞车让钻杆起落,以便井里的泥柱松动,四人不停地摇着水泵,一人拉着水管以免缠绕。泥浆从钻头出来沿井壁漫出井口回到水池,起到润滑井壁和冲起泥沙的作用。一般钻进一米左右就要起钻,将提出的泥巴用铁锹铲掉,然后继续钻进,打完一根钻杆再接上一根,直到达到要求的深度。
    这种一看就会,只要有力气就能干好的工作,我们学徒工却要用两年的时间才能转正。
    这天我们的任务是六口井,打一口井将近一个小时,一口井打完后,就拆开井架,收拾好工具,人抬肩扛,将钻具搬到下一个井位组装后继续打井。搬家的时候,大家扛着三角木和钻杆,抬着水泵,用帆布水桶挑着管钳,背着饭盒,身上脸上满是泥浆,在乡间小路和田间地头行进,老乡们说我们:“远看像逃难,近看像讨饭,过细一看,原来是石油勘探。”
    这天工作比较顺利,午饭前就打好了四口井,下午三点多就收工了。我们将钻具搬到公路上装车,然后背靠背坐在三角木上或者直接坐在车厢里。回家的路上大家显得十分疲惫,再也没有人领头唱歌唱戏了。

回复15

勘探队的故事(三)

04-22 11:25阅读 5302文学

勘探队的故事(三)

文/ 天门山


    倒霉到沈师傅
    

    沈师傅是队上一名解放牌卡车的驾驶员,为人和善,乐于助人,很逗人喜欢。那时候,不仅勘探技术落后,而且装备也很差,一个队只有四台车,驾驶员是技术工种,大家既羡慕又尊敬,不像现在,一个队大小车辆二三十台,司机只是个普通工人。
    大家尊敬沈师傅,沈师傅也体谅大家,每当出工或是完井后搬家,他都把车开到离目的地最近的地方,让人抬肩扛的我们尽量少走点路,感觉轻松一点,因此大家都说沈师傅是个大好人。俗话说,好人有好报,但有一天,沈师傅却接连碰上了几桩倒霉事。
    这天早上出工时,沈师傅负责送我们钻井二班到工地,汽车在公路上走了二十公里左右,见到了离公路几里地的施工排列旗,本来这时候沈师傅可以把车停下来,让我们把钻具卸下来,用人工搬到井位上去的,但他看到公路下边的村庄后面有一条土路,汽车勉强可以过去,就打算再送我们一段路。我们站在车上,汽车拐弯下了公路,朝打井的方向开去,这时候,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农民家的一只小猪突然从小树丛中窜出来,钻到汽车底下被汽车轧死了。沈师傅立即将车停下来,村民听到小猪的惨叫,也从家里跑出来。发生了这种事情,扯皮是少不了的。我们责怪小猪的主人没有拴好小猪,让小猪随便乱跑。小猪的主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字:赔。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那时听说汽车轧死狗和鸡是不用赔的,但轧死猪和鸭是必须赔的,所以问题转到赔偿数额上。小猪的主人一口咬定要赔10元,一分也不能少,村民们也跟着帮腔,扬言不给钱就不让走。沈师傅只好从工作服口袋里掏钱,但口袋里只有5元钱,他向两个人借了5元,说晚上回去就还,然后招呼我们上车,将车开到井位附近。
    我们都觉得沈师傅有点冤,因为那只小猪根本不值10元钱。那时候他一个月的工资加上野外津贴也不到50元,这样的费用又不能报销,沈师傅只有自认倒霉。
    将钻井班送到工地后,沈师傅要返回队上和炊事员一起给工地的人送午饭。这天天气特别冷,当把一口井打完后,我们卸下钻杆,放倒井架,圈好水泵皮管,各自端着冰凉的饭菜,到避风的水沟里、坟堆旁迅速吃完饭。饭后,沈师傅用车帮我们将钻具搬到下一个井位附近。等到井架立起来,准备开钻时,由于气温低,加上吃饭耽误了一会,水泵冻上了摇不动,有的钻杆里面水没有空出来也结冰了,唯一的办法是用火烤。沈师傅看到大家都忙着开钻准备,就自告奋勇地帮忙去找烤火的燃料。当他到附近生产队的禾场里准备抱稻草时,突然从稻草堆旁边窜出一条狗,朝他腿上咬了一口。沈师傅赶紧抱起稻草就跑,好在只是棉裤被撕开了一道口子,腿没有被咬伤,大家一方面感谢沈师傅帮助找来了烤火的稻草,一方面感慨沈师傅真倒霉。
    晚上,沈师傅向司机班的同事讲了当天发生的事情,一个师傅说,狗咬了最好找医生看看,消消毒。沈师傅听从同事的建议,向医务室走去。医务室在学校老师办公室那边的第一栋平房,第一间是队部办公室,接着两间是女职工宿舍,再过去才是医务室。一个宜昌医专毕业的医生和一个武汉卫校毕业的护士,他们也是分来不久,白天出工顶班劳动,晚上收工后给大家看病。在队部办公室门口的墙上,挂着一个绿色的方形铁皮邮箱,邮箱差不多一人高,大家有事经过时都会绕开邮箱,以免碰头。不知是天太黑的缘故,还是沈师傅大意了,当他低着头向医务室走去时,忘记了邮箱的存在,一头撞到邮箱上,邮箱下面坚硬的棱角将他的额头撞得鲜血直流,本来准备去医务室看腿的只好改作包扎额头了。第二天早上,当大家看到沈师傅额头上一块正方形白色纱布时,都表示关切,沈师傅只是“嘿嘿”一笑来回答大家。
 

回复10

勘探队的故事(四)

04-22 10:01阅读 5203文学

    勘探队的故事(四)

    文/ 天门山


    坑   炮
 

    我们地震队又叫地球物理勘探队,它的勘探原理就是利用人工激发的地震波在弹性不同的地层内的传播规律来查明地下的地质情况,从而找到有利的油气藏构造。而人工制造地震波的方法就是打井、放炮。
    我刚参加工作时,我们的工区在松滋县八宝公社一带,那里是棉产区,正是采摘棉花的时候,车载钻机无法开到井位,机械化的轻便钻机那时候还没有发明,我们只好用人工在棉花地里打井。直径108毫米的井一般打到10至12米,地表一般都是沙壤土和软胶泥,这样的地层井比较好打。但打井过程中,井壁很容易坍塌,造成流沙和淤泥淤塞炮井,因此,要反复起下钻,水泵也要给力,将泥沙尽量冲上来,还有炸药包随时伺候,钻头一提起来就得赶快下药,防止炮井淤塞,药包下不到位。这样松软的地层,激发条件不够好,一般得用10到15公斤TNT炸药进行爆炸。这样的井,炸药包上浮的可能性不大,即使药包没下到位,造成坑炮,问题也不是很大,最多地里隆起一大块,地表出现几道大裂缝,过几天陷下去成为一个小坑,一般不会影响来年耕种。一个多月后,我们搬到荆州,在江陵太湖农场一带施工,这里是水网湖区,多是水稻田,稻子已经收割,地表都是软胶泥,打井和放炮的感觉和在松滋时差不多,只是埋检波器的放线班和负责抬仪器的搬家班要麻烦一些。
    1968年底,我们搬到江陵马山,住在马山区大礼堂里。这里是丘陵地带,地表地层全是黄色的硬胶泥,这种黄泥巴是我们小时候做汽车、坦克、手枪等玩具的最爱,而这时候却成了我们的克星,特别是有的地方下面还出现砾石层。在这样的地层上打井,钻头很难下去。以前用两把24吋管钳就可以打井,这时候却要用三把36吋的大管钳三人用力推拉才能使钻头慢慢钻进,钻杆也换成直径42毫米的,管壁增厚了2毫米,有时还得一个人扶着钻杆站在管钳上加压。最难打的时候,三个人一起趴在管钳上,用脚使劲蹬地推动管钳叫着“推磨”。绞车也需要两个人使劲才能提起钻杆,手摇泵也常常憋得出不了水,钻头也由麻花钻头换成镶焊硬质合金的刮刀钻头用来对付砾石层,总之打一口井要费很大的劲。当然,这样的井下药很利索,不担心泥沙淤塞炮井,下完药后,还得铲几锹泥巴压井,防止药包上浮,另外激发条件好,井深9米,药量8公斤就能得到很漂亮的记录。
    一天打完一口井,还没有走到下一个井位,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大家觉得跟平时放炮的声音有点不一样,赶紧回头。这时候,我们看到磨盘大的土块跳得老高,用来下炸药的3米长的铝合金爆炸杆从地面跳起来,像梭镖一样向前飞去,一些大小不等的泥块如冰雹般砸向地面,黄色的泥浆像一阵暴雨倾泻而下,爆炸工拖着爆炸机抱头鼠窜,站在下风的放线工们来不及躲闪,满身都是黄色泥点。“放坑炮啦!”我们的班长大声叫喊。原来是炸药下井后没有压好,药包上浮到井口,由于地层坚硬,所以爆炸威力特别大。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大的坑炮,当时真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
    爆炸过后,离井位20米左右的一个大水塘里白茫茫一片,原来是水塘里的鱼被震昏,浮出了水面。这些鱼大的四五斤,小的也有一两斤,班长说鱼越大,受到的冲击波越大,所以浮上来的基本上都是大鱼了而看不到小鱼。这些鱼只是暂时昏过去了而并没有死,过一会就会活过来的。但村里的人没有等鱼活过来就拼命地捞了,没有人顾及他们的地炸成什么样子了。我们也顺便捞了不少鱼,用帆布水桶装上送到了炊事班。
    由于坑炮,下传的能量不够,地震记录不合格。第二年春天,我们到该地补炮时,见到放坑炮的地方地表下陷,形成了一个小水塘。正在春耕的农民告诉我们,不仅放坑炮的这块地废了,而且周围几块稻田下面也炸穿了,灌溉的水又从下面回流到大水塘里,地里存不了水,无法种水稻了。
    那时候土地都是集体的,加上我们有“三线建设要抓紧,就是同帝国主义争时间,同修正主义争时间”和“看来发展石油工业,还得革命加拼命”两条最高指示作为尚方宝剑,所以,在祖国的大地上,地震勘探大行其道,畅通无阻,对于勘探造成的损失,从来没有赔偿过。
    若干年后,当我向年轻的同事谈起当年的勘探情景时,他告诉我说:像你说的这种坑炮,放到现在,没有一二十万怕是走不了的。改革开放后,包产到户土地私有,野外勘探难度越来越大了。现在白天都是在处理工农矛盾,干部口干舌燥,工人疲惫不堪。赔偿费节节攀升,有的工区青苗赔偿费差不多要占去直接成本的一半。白天扯皮晚上放炮,往往都是凌晨两三点甚至天亮才收工。处理不好,轻则挖断道路让车开不进去,或是坐在井口上漫天要价,重则扣押施工设备、割断排列线,造成停工三五天是常事。这些对于我们早年的勘探队员,是完全想象不到的。看来加快科技进步,改变勘探方式,尽量减少勘探造成的损失,是勘探工作者面临的重大课题。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时代的洪流汹涌澎拜,我们讲述五十年前的亲身经历,不仅仅是为了传给后人,而是为了记住那个不平凡的岁月,记住那些艰苦创业的勘探队员们。


    2019年4月  于浙江台州绿城玫瑰园
 

回复8

勘探队的故事(二)

04-22 11:14阅读 4407文学

    勘 探 队 的 故 事 (二)

    文/ 天门山


    走样了的“三忠于、四无限”活动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对领袖的个人崇拜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全国上下开展的“三忠于、四无限”活动就是其中之一。所谓“三忠于、四无限”就是革命群众要永远“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对伟大领袖要“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忠诚、无限崇拜”。以“天天读”、“早请示、晚汇报”、“忠字舞”、“集像章”等形式的“献忠心”活动,风行大江南北,深入城乡各地。
由于我们的工作都是早出晚归,工作时间长短不定,工作地点在野外,所以我们不叫上班而叫出工,也就没有了其他单位那样的每天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天天读”和每天晚上的政治学习,一些重要的政治活动都是在设备检修日或是雨天不出工的时候进行。
    队上的职工大都是一些参加过大庆油田会战的老工人,对大庆油田“三老四严、四个一样”的优良传统记得很牢也做的很好,但对社会上热火朝天的“早请示、晚汇报”、“忠字舞”这一套却兴趣不大,因此一直没有开展起来。这一年的秋季,全国大中专学校1966、1967、1968三届毕业生一起分配,队上除了我们学徒工外,还分来了十多个石油、地质等专业的大中专毕业生。这些新来的学生们革命热情高涨,他们对社会上已经进行了两年多的 “三忠于、四无限”活动情有独钟,对队上没有开展这些活动很不理解,纷纷要求队领导组织职工开展“三忠于、四无限”活动,队领导也不好拒绝,只好积极支持并委托这些新来的学生们负责组织和辅导。
    首先进行“早请示、晚汇报”活动。培训好的班组长们回到班上,在早上出工前让大家两腿站直昂首挺胸,右手将红宝书《毛主席语录》贴在胸前,目视前方。当时我们住在荆州农业机械学校,一个班住一间教室,十分拥挤,目视前方就是看着黑板上面的毛主席画像。大家在各自的床前站好后,班长手拿语录本,一边大声说“首先,敬祝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一边举起语录本用力朝画像挥舞,班上其他人一起跟着喊“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并且随着节奏向右前方挥舞两下语录本。班长又大声说“祝林副统帅身体健康!”下面一起喊“永远健康!永远健康!”也同时挥舞两下语录本。接着班长念几条毛主席语录,在读语录前,一定要加上“最高指示,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这句话。然后将当天的生产任务书念一遍,并请毛主席放心,我们一定革命加拼命,保证保质保量完成生产任务。仪式宣告结束,大家急忙放下语录本,拿起饭碗赶快到食堂排队买早餐。
    “三忠于、四无限”活动仪式感很强,活动时要怀着一颗虔诚的心,精力集中,声音整齐洪亮,是一项十分严肃的事情。刚开始的几天我们还有模有样,比较正规,但几天之后就流于形式了。有时活动已经开始,有的人还在床上,只好一边穿衣服,一边手忙脚乱地拿着语录本跟着喊“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特别是晚汇报,有的想早点睡觉,催促班长快点进行,有的在洗脚,有的躺在床上,还有的外出不在,班长再怎么吆喝,总是锣齐鼓不齐,稀稀拉拉,几天之后,晚汇报就取消了。
    那时候,全国上下流行跳“忠字舞”,不仅学校跳、工厂跳,居委会跳,而且车站、码头也时常看见有人在跳。成都地质学院毕业的两个女大学生“忠字舞”跳得很好,在设备检修和下雨天不出工的时候,她们积极动员大家学跳忠字舞,也十分耐心地手把手教大家,并且不厌其烦反复示范,但无奈这些只会打井放炮的“大老粗”们,没有几个有文艺细胞的,终因应者渺渺而没能舞起来。舞跳不好,她们就教大家唱《勘探队员之歌》“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这首歌曲调优美又贴近我们的生活,所以大家都很喜欢。
    还有一日三餐也要“活动”。开饭时间到了,炊事员站在卖饭的窗口前,面向排队买饭的人,手拿语录本,领着大家像早请示那样祝福领袖和他的接班人,大家举起饭碗跟着祝福,然后念三段毛主席语录,再开始卖饭。那些排在后面性子又急的人一边用勺子敲着饭碗,一边大声叫着“快点!快点!”大家都喜欢那个利索的小个子炊事员,因为他总是念“我国有六亿人口,吃饭是一件大事”“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要斗私批修”这三条既贴切又简短的最高指示,尽量不耽误大家吃饭。
    不久,我们队搬到江陵马山施工,生产任务十分繁重,那些学生们在与工农群众相结合、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中每天都累得精疲力竭,加上社会上这些活动渐次式微,因此,我们队上的“三忠于、四无限”活动持续了不到两个月就偃旗息鼓了。

回复5

水镜 八指头陀夜坐

前天 09:35阅读 3076文学
回复2

美学专著《想象论》出版

2018-12-03阅读 2.4万文学


《想象论》http://www.hainanzuojia.com/KindEditor/attached/image/20181202/20181202110526_2989.jpg

作品:想象论作者:杨柳出版:南方出版社时间:2018.10
《想象论》是一本系统地论述想象与创作关系的论著。作者从美学视角,详尽论述了想象这一意识活动对于创作的重要性。《想象论》主旨是:作家想象选择的材料来自审美经验,重点在于,作家想象的结果,也就是创作过程与结果必须遵循作家与全社会共通的审美标准,呈现美学意义。作者从想象的被触发开始,论述了想象的前提、本质、度、特征、时空结构、内容与形式、质与量等,还论述了想象与美及其他意识活动的关系。《想象论》从想象本体出发来研究创作,与自文学作品这一角度来研究想象,是分道扬长,因而研究的方法与后者别样,相信会给作家们有新的启发。《想象论》共29章,28万字。其中有部分章节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已在报刊上发表。
目 录
第一章 想象的源…………………………………………………………1 第二章 想象的前提——内在境界与外在氛围…………………………18 第三章 想象内容的主客观性的对立统一(本质)……………………36 第四章 想象的度…………………………………………………………52 第五章 想象的特征 ………………………………………………………63 第六章 想象的时间链——持续时的结构………………………………74 第七章 想象的空间域——展延时的广袤………………………………82 第八章 想象的被动与主动两面性………………………………………94 第九章 想象的特殊和一般………………………………………………110 第十章 想象的现实内容和浪漫形式……………………………………123 第十一章 想象活动质与量的规定………………………………………140 第十二章 想象与审美的联系以及想象中美的形态 ……………………152 第十三章 想象与真的论辩………………………………………………169 第十四章 想象与善的论辩………………………………………………176 第十五章 想象与力的论辩………………………………………………183 第十六章 想象与美的范畴………………………………………………199 第十七章 想象与希望的美………………………………………………209 第十八章 想象与和谐的美………………………………………………221 第十九章 想象与奇突的美 ……………………………………………227 第二十章 想象与写作行为………………………………………………236 第二十一章 想象与写作风格 ……………………………………………256 第二十二章 想象与抽象思维的对立统一 ………………………………267 第二十三章 想象与记忆的分辨 …………………………………………280 第二十四章 情感适应美与想象发生的必然联系………………………292 第二十五章 想象与生活的美相伴而行…………………………………298 第二十六章 想象判断与主体日常行为的关系…………………………307 第二十七章 想象在人类意识活动中所处的地位………………………315 第二十八章 想象力的训练——由自约性向自发性的发展 ……………322 第二十九章 想象载体生理学嬗变和想象本体心理学萌展 ……………328 后记……………………………………………………………………… 351



回复278
    笔者前段写了篇随笔《天使之伤》发在大天门,点击率两天之内达1.6万,这个数字只反映了广大读者对如今医患关系的强烈关注。文中曾提到一名肺炎小患者八次返院的事情,并没细写。在吾孙女基本已康复的时候,笔者有了些空闲,故专门去采访了这名小患者的家长。为了兑现对对方保护的承诺,这里对其所住村组和姓名隐去,谨用“小患者”代替。
    第一人民医院实行对患者在病还未完全康复时提前出院让其病复发再入院的方略,所谓的“周转率”使该医院儿科永远人满为患。在人民币如流水流入医院金库和医务人员荷包里时,受害的是广大小患者和其父母。可以说是经济、精神饱受摧残。
    吾的孙女就是千万受害者之中的一个,但我的孙女只往返了三次,就把一家人搞得精疲力尽。可今天文中要写的这个小患者,竟往返了八次。“八次”,什么概念?这个“八次”,并不比“八年抗战” 轻松。
    我们首先来看看小患者的家庭。小患者家住在天门最偏僻的农村,连路都还来不及硬化的死旮旯。笔者下了公汽走了好几小时的土路,问了上十个老人,才找到小患者的家。这是一个唯一还没建新房子的贫困户,一看就知是还在吃低保的农户。一进湾,成堆的土狗就汪了起来,有几个老人走出大门望了望,见来者并不像坏人,马上用竹棍将狗们赶走。
    “终于找到您了!”老人家见了我高兴地叫我“胡子”,毕竟是刚离开几天的病友。说着老爹爹给我端来一把糊满泥巴的木椅子,叫我坐。接着婆婆又用盅子给我倒了一杯水。在一番寒暄后,笔者才得知小患者的家真贫寒,简直贫寒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老两口快70岁了,共辅养了六女一男。当年,为了抱个儿子,除了骨头没卖,能卖的都卖了,交了罚款。在怀最后一胎时,村里的干部们把老人家用绳子绑去,用三个男人按着摁在板凳上,强行灌水,五斤装的塑料壶灌了五壶。“老头子刚强,死也没服。”婆婆一旁说道。“他们见老头子不低头,不表态,说是要拆房子。是我脑壳一闪,想了一计,我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菜刀,我说:“你们要是敢拆我屋,我就死给你们看。”“后来呢?”“后来,他们就走了!”
    婆婆又从土壶里倒了一杯水给笔者。接着,婆婆说道:“哪知这人背时,生的个儿子天生一只腿长一只腿短,好不容易养大了,又说不到姑娘。到了三十多,才免强说了个姑娘,也是腿不利索。“他们人呢?”笔者问道。“都出去打工了,在家不得等死。”
    “那这次为孙儿住院,花了不少钱吧?”不提还好,一提,婆婆哭了起来。婆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了开来。“开始,这娃咳嗽、发烧,我们就把他抱到村卫生室,杨医生说不要紧,给了一点药吃了没效。后来越来越烧,湾里有个教书先生建议把娃赶快弄到城里去看,不然,把娃儿弄丢了,你们二老负不起这个责。你看我们都几十岁了,从来没出过门。还是那个先生好,为我们请了一个手扶拖拉机,把我们两老一小拖到镇上,先生又跟我们买了到城里的车票,我们才好不容易找到第一人民医院。可是每次住到第五、六天时,医生就通知我们出院,回来后,不到几天娃又发烧,我们又把娃弄到城里。”“别扯远了,人家问是不是花了很多钱,捡正经的说。”爹爹到底是男人,一旁插话道。只见婆婆从里屋拿出一个用手帕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原来是医院的账单。“你看,都在这里。”笔者接过账单看了看,也用心算了算,八次住院共花去了近五万元。“孩子没办医保吗?”笔者问道。“村里是派人来家收了几回,可我两老手里哪有钱?说好了先由村里帮我们垫付,等我儿子回来还。没想到他们开了个玩笑,说忘了办这个事……”说完,婆婆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这次娃住院的钱都是我儿子找别人借的,这到哪里弄这些钱还啊!?”……
    老爹爹在一旁抽着劣质卷烟,小屋里弥漫着呛人的烟雾。“你郎来一下。”爹爹把笔者拉到屋外小声问道:“胡子大哥,我有点搞不懂,平时都听说市里的一医院是名医院,什么病都治得好,为何一个小儿肺炎,就治不好呢?还害得我们来回跑了八趟。”不得已,笔者将一医为了科室经济效益实行病人周转率的事告诉了老爹。老爹不懂什么周转率,只愤怒地大声叫嚷道;“**地们,这不是在杀人吗?孩子明明没治好,他们怎么叫我们出院呢?还让我们花了这么多钱!……”
    五万元,对城里的工薪阶层也许算不了什么,可对一对在城里打工的农村残疾夫妇来说,就不是个小数了,不吃不喝也得几年工作。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因此落下了体弱多病的身体,将来会这个贫困的家庭带来无穷的后患。
    白衣天使们,当你们手里数着成堆的奖金时,你们可曾扪心自问过自已的良心?你们可曾忏悔过你们所犯下的罪过?
    2019.4.19
回复35
回复8
正在努力加载...